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
电子竞技直播-电子竞技游戏排行榜-电子竞技网

很理想也很悲壮,但足协不会同意,很难实现。

  袁野首先表示,万通和天海一开始就互相不信任,“万通集团到底能不能以赞助商的形式跟天海合作,因为万通其实他本意不是想赞助,他是想收购,但是因为收购主体母公司必须连续三年盈利,所以他今年没有办法收购,只能等到明年,但是他今年以赞助商的形式来了,他肯定说我拿钱了俱乐部就要我管,这个权利我说了算,你作为这个天海俱乐部也好,或者是你背后的权健集团也好你就不要再管了。但权健具体主体和法人都是我,你虽然拿钱了以后出了问题怎么办?所以双方存在一个不信任的关系,导致之前谈判合作破裂了,结果就是天海没有赞助商了,没钱玩了,只能宣布破产。”

  “天津体育局还是尝试撮合双方,但是能不能最后达成共识,我觉得确实现在很难,如果说之前都能达成的话,何必等到现在呢,现在就是看看,最后如果说要么双方有没有人退一步,如果不能有一个退步的话,除非是体育局出面进行一个担保或者是托管,否则的话,这个球队的死亡就要画上句号了。”

  袁野继续说道,“在权健看来,你今年虽然拿钱了你,把管理权的运营全都拿走了,明年你发现中超不值钱了,或者觉得不适合商业投入了,你再走了,那明年还有这些债务还要我来承担,等于又把包袱重新甩给我了,那我还不如今年直接我撤退了。万通集团来说,我现在拿钱了,明年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?因为法人还是你呀,或者说明年你突然跟我说涨价怎么办?我觉得这个双方就是存在不信任问题。天津体育界怎么去担保呢?应该三方能够坐下来,有一个最好的形式,把这个扣解开,如果解不开,大家就是你也不相信我,我也不相信你,那就没办法。”

  在袁野看来,万通和天海合作失败,足协有一定责任,“不是万通不拿诚意金,而是现在中国足协不让收购,得等到明年了,他又会担心明年权健不转让了。所以说这个话题就绕了之前,我们很久以前聊这个话题,中国足协为什么不按照准入时间规定,这个天津权给这个天津联海进行准入,或者说在当初天海发出零元转让的时候就应该叫停,已经过转让时间了,你不要再转让了是吧,可能那个时候可能万通也不会进来了,你根本就不具备转让资格,还进来干嘛了,一月份是准入和转让最后的时间节点。”

点赞